本周末,被国足出战二十强赛耽搁了两个多星期的中超联赛又要开踢,球迷们看着比赛,顺便也就看了场地边广告牌“翻滚”,彼时,不知是否有人会想起中超公司才演过的一出大戏——没等董事会投票表决转正问题,被试用了半年的老总鲁俊撂下一封辞职信拍拍屁股走了,公司无奈变成副总朱琪林“看家”,有“官家身份”的董事长于洪臣说,下一任老总一定得懂足球,接

\

茬儿公开选聘是肯定的。

  鲁俊的辞职,没碍着10月9日那名为“第二届第八次”的董事会如期举行,会上,于洪臣把鲁俊的辞职信宣读了一遍,有些磕磕巴巴。就跟开会的钟点前后脚儿,鲁俊登上了从北京前往深圳的航班,要做的事情也和从前一样——深圳观唐广告公司总经理。站在中超公司的角度,鲁俊走了,是继瞿郁明、吕锋、郎效农之后,最“短命”的一任总经理,而站在观唐广告公司的角度,鲁俊回来了,其实这家在国内广告业界能排进前五十强的广告公司本来大半就是他的,不像在中超公司,“总经理”听起来名头响亮,其实却是个高级打工仔。

  面对鲁俊的“自裁”,一位有投票权的中超公司董事说“松了口气儿”,因为投赞成票还是反对票,原本让他挺为难。而公司里鲁俊曾经的部下、同事说,早看出鲁俊不想干下去了,上任的前几个月,他动不动就讲创意和经营理念,讲资本与体育相结合的运作模式,还讲他3年15亿元人民币经营收入的宏伟蓝图,可就在夏去秋来那会儿,鲁总仿佛“悲秋”了,总叹气生意不好做,好多起点不错的生意,中途遇上些问题就突然完蛋。

\



  鲁俊走了,有人说他满脑子想得到认同、想当翘楚,没能一鸣惊人就彷徨了、烦躁了、想逃了;也有人说,他的个人状态一直被周围很多人评价为“气场不好”,一个气场不好的人离开了,仿佛也不是件坏事;还有人说,鲁俊本打算9月就辞职,是被举报花公家的钱去夜总会这件事打乱了他的计划,为了避免被说成引咎辞职,他才耗到了10月……

  而今中超公司的“顾命副总”朱琪林,曾在中国足协联赛部工作多年,鉴于于洪臣反复强调,未来聘任的总经理一定要懂足球,说不定假以时日找不到合适的,他就能顺理成章“副手熬成一把手”。不过拥有中超公司36%股份的中国足协“出牌”向来路数飘忽,就像今年3月的那次选聘,二选一之际,足球圈里多数人看好大律师出身、转行搞体育公司没两年就能操持成意大利杯决战落户鸟巢这类大事的合力万盛体育公司总经理王辉,可到了儿于洪臣提着一口气朗声宣布的名字,还不是鲁俊?

  从北京返回深圳,鲁俊的手机号码没变,连彩铃也没变是“谁会相信我要比你更加无助,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却成了彼此唯一的出口”,45岁的鲁

\

俊选张学友这首《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当彩铃,很符合他的年龄特征,但是在他离开之际,歌儿里唱的,却怎么听怎么都像是他在为自个儿做着某种辩白。

本文链接:鲁俊辞职让董事松口气 同事-早看出他不想干下去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经大悲咒 心经 佛教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