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

  2018女排世锦赛,从出征到回家,一共27天。

  道阻且长,困难重重,郎导一路带着姑娘们艰难前进。但我们看到的郎导,场上霸气,不怒自威,场下谦和,时常微笑。她始终保持平静,风度翩翩,总是让人感受到满满正能量。

  比赛的过程中,郎导很辛苦,压力也很大。

  所以那些我们感兴趣的问题,就留在这个时候和郎导聊一聊。

\

  马寅:刚刚结束的世锦赛,中国女排经历小组赛、复赛,杀到六强赛,又打进四强,最后拿到一枚铜牌,在您看来,哪个阶段过得最艰难?

  郎导:最艰难的还是前两个阶段,在札幌和大阪那段时间,因为那时候心里没数,会担心进不了六强,比较紧张一点。现在回头看,其实第一阶段小组赛我们基本是按计划走,到第二阶段比较担心和美国、俄罗斯的两场球。这次世锦赛我们一共在日本27天,前两个阶段就有17天,一大半,心一直在那儿吊着,还不是每天都打,还要转场,我这脑子里一直要考虑怎么保持状态,怎么准备,反正一天到晚都在想怎么打。

  马寅:第一阶段的比赛,中国女排最重要的是两场球:对土耳其和意大利。之前在北仑备战时,您带队员重点准备的也是这两个对手,但是对土耳其,咱们3比0就拿下了,后来土耳其也一直没有出色发挥。从整个世锦赛的表现来看,您会不会认为咱们对土耳其重视过度了?

  郎导:我们跟土耳其的比赛,是世锦赛第二场球,这场比赛不仅是两队两年来第一次正面交锋,同时对我们双方都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所以我们非常重视,做了重点研究和布置。3比0赢下土耳其,对我们球队的士气很重要。土耳其在输给中国队以后又输给意大利,在咱们那个小组闷住了,等到第二阶段比赛对阵美俄时已经没气了。我们后来也聊起过这个问题,土耳其如果放到对面那个大组,打两场好球,真可能就出来了。一支球队有一定实力,重要的就是一口气。如果她们不是连输中国和意大利,后面不至于见美国、俄罗斯完全没的打,连一两局都咬不下来。另外我觉得乔瓦尼接手土耳其队时间还短,球队年轻队员冒得快,但是底蕴还不够。

  马寅:小组赛最后一场对阵意大利,我们做了充分准备还是没有拿下,您会不会有点失望?

  郎导:不能说是失望,只是有些不甘心,因为没有完全跟对手较上劲儿,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打得更好。

  马寅:带着一场失利转战大阪,当时大家都很疲惫。我记得世锦赛出发时您曾经说,相比起土耳其和意大利,第二阶段的对手咱们没有时间做重点准备……

  郎导:这次备战的时间确实很有限,进入复赛阶段,我们需要克服的困难更多。那段时间我们一个是鼓励队员要顶,另一个是激励大家要打起精神,努力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做好最困难的准备。我们给队员讲到最后靠算小分决定命运的时候,人家就可以做你了,这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在我们还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时,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战胜对手。

  马寅:给人感觉世锦赛的难和累,在复赛阶段,也就是咱们在大阪征战那一周,体现得最充分。

  郎导:确实是这样。奥运会打一场还可以缓一天,世界杯还是对手强弱交替,世锦赛本来就难打,咱们还分进“死亡之组”,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能放松,小组赛你放松一点,迷糊一会儿,比赛就输了,只要输了球就是给自己埋雷。到后面越打越关键,更不能出错,体能上要求还非常高。都说咱们中国队不放假,不让出去逛街,咱们队员真不是那个体质,出去逛回来照样训练,真的做不到。外界还总说我们技术粗糙,怎么解决,就是训练!把之前缺的课补上!我们经常跟队员说,大家对中国女排要求高,我们能力又有限,所以必须勤奋,拼尽全力!该做的努力都做了,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外界期待我们“三连冠”,我们不是不想要,但绝不是坐在那里想出来的。

  马寅:说到“三连冠”,这是世锦赛前媒体关注的焦点,我发现您一直没有接这个话茬?

  郎导:“三连冠”是大家的期许,是媒体关注的点,但是作为我们干这行的人,不能天天总想这些事情。不是说我们没目标,也不是我们不想要,但客观说,这个目标实现的几率很小很小。现在对手这么多,竞争这么激烈,而且是每球得分,一两分钟之内战局就可能改变,况且我们中国女排又没有绝对实力。作为我们来说,需要专注于想办法努力战胜对手。

  马寅:整个世锦赛的过程中,虽然压力很大,但是我看您一直都很积极乐观,在队员面前情绪特别好,您是怎么做到这么好的情绪控制,一直专注于做自己该做的事。

  郎导:我觉得这是职业习惯吧。作为团队的领头人,越是在困难面前,越要保持积极乐观,足够坚强。我这个人应该说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我会担心一些事情,但是我知道担心都是很正常的,我不会表现出来,我用来排解压力的方法就是做好手里的工作,把担心的事情一项项落实,这样就会少一点担心。

  马寅:这次世锦赛的复赛和六强赛,因为中国女排双杀美国,所以我们一直牢牢掌握晋级的主动权。在您看来通过这两场胜利,中国女排是不是捅破了中美之战的那层窗户纸?

  郎导:我觉得虽然两胜对手,但还是要低调慎重一点比较好。美国队这次状态一般,并不是水平下降,而且每支球队的目标和重点不一样,这一次你打得好,下一次可能是人家状态好,比赛就是这样,万事没有绝对。

  马寅:复赛最后一场对阵俄罗斯、六强赛第二场对阵荷兰,咱们都是没有压力的比赛,很多人都问,郎导为什么不在这两场比赛中让朱婷歇歇?

  郎导:世锦赛我们一共打了13场比赛,可以说场场是硬仗。我们的板凳深度不够,除非比赛我不要,否则我们就都要顶。复赛打到最后,马上就是六强赛,三个强队一组,我们需要保持状态,真松一下,能行吗?我确实也看到有些评论说朱婷累,总用朱婷,事实上是不用不行,让她先歇会,不行了再让她上去,她只会更累。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一支球队以老带新,老队员都是这样,当年我也是这样过来的。从刚刚进队,作为新队员的时候,是老队员带着我,到后来我成熟了,我带着年轻队员,确实承担得更多,身心都很累。但是想想我们承担得多,获得的荣誉也最多。国家需要你,球队需要你,更多的承担对朱婷来说是挑战,我相信她经历这样的成长,会成为更好的朱婷。

\

  马寅:我发现这次比赛的过程中,无论是多么关键的比赛,无论比赛结果,您一直强调的是:学习和成长。

  郎导:对于我们来说,每次比赛都是学习和提高的机会,而不是赢球就万事大吉。回头想想,我们赢得胜利的时候,并不是我们实力最强,而是我们做对了一些事情,少犯了一些错误。这次13场比赛,我们两负意大利。半决赛输球以后我们晚上开会,我跟队员说,不要再想最后那两分可惜了,也不要总想着只差一步,现在你得想,我们有本事的话不用跟对手打五局!我们也不要想第四局赢下来多么不容易,那如果第一局不是那么丢了呢?也就更别说我们第一局没打好,是因为热身场地的原因活动不充分,这是事实,可是对手也一样啊,那为什么人家把第一局赢了?适应能力差,也是差距。客观原因哪次都有,都不一样,但是出现了,就是自己本事不够,回去再练,下回咱不犯这个错!

  马寅:铜牌战之前,听说您好好“刺激”了一下队员?

\

  郎导:那个时候她们需要“刺激”!半决赛输得有些遗憾,24小时不到就要争第三名,这最后一场球也是考验,因为你没有时间后悔,要马上把结果放一边。我跟队员说,平时咱们总说要“胜不骄,败不馁”,现在是时候体验后半句了!摔了跟头,拍拍身上的土继续跟她们干啊!荷兰队很想要,她们赢了是创造历史的成绩,铜牌战对中国女排来说也很重要,不能奏国歌了,也要努力让五星红旗升起来!

  马寅:记得您在世锦赛结束那天接受采访时说,队员们都在努力克服困难,感谢队员们的付出。

  郎导:是的,每个运动员面对的困难是不一样的,大家都在努力战胜自己,最终拿到这枚铜牌,靠的是团队的力量。在这里我特别想提一下颜妮,31岁的老将,身上有很多老伤,里约之后重新出发,平时训练比赛兢兢业业,默默跟自己较劲,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她觉都睡不好。她真的是用对排球的热爱、对中国女排的热爱在坚持,特别难能可贵。能荣获世锦赛“最佳副攻”,也是对颜妮一个特别重要的肯定,我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马寅:您一直说,老将是一支球队最宝贵财富。

  郎导:所以我在这里还特别想感谢徐云丽,这次非常高兴小丽能专程来陪伴我们,帮助我们。她是和我们共同经历过恶战的老队员,无论是老队员年轻队员都相信她,这么漫长艰苦的比赛中,每个队员都可能遇到困难,多少都产生负面消极的情绪,她们需要诉说,甚至是发泄,很多话队员是不想跟或是不敢跟教练讲心里话的,但是她们愿意跟小丽讲,在她那里寻找帮助。小丽这次每天跟我们一起训练,帮助教练给队员做思想工作,不求回报,就是感情,我特别感动,也特别感谢她。

马寅:随着世锦赛的结束,2018年的中国女排就算完成了使命吧?

  郎导:是的,我们接下来还要做个总结,然后大家就要回归联赛了。昨天在从东京回北京的飞机上我跟亚文聊天时还说,2018年的中国女排,世界联赛以后的集训还是见了成效,这次很多国外球队评价我们中国队在世锦赛上的表现和世界联赛不是一个水平。其实我们自己最清楚,以我们的水平和实力,稍有疏忽就可能进不了前六,能有奖牌,靠的是全队一心,勤奋努力。

  马寅:通过这次世锦赛,您认为世界女子排坛又出现了哪些新变化?

  郎导:现在的女子排球对体能力量的要求越来越高。以前咱们说快速,现在是快加上高,还全面。主要得分手拥有绝对高度,打法男子化,这些都给中国女排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本文来源:我爱女排

本文链接:马寅VS郎平-不能奏国歌 也要让五星红旗升起来!

您可能也会喜欢

友情链接:

佛教典籍 佛经大悲咒 心经